慕翎白草

wb@某只吃货叫白草
→兴趣超广,渣画/写/设计狗进化ing
→主中v(主南北组言和),很杂食
→原创里有一群孩子

【南北组】《感觉冰箱被掏空》

*可能ooc注意
*文笔很差注意
*轻微肉向

出场南北组和言和小天使

中秋节快乐w

最近乐正绫家出现了怪事——冰箱里的吃的经常会不翼而飞。

本来像阿绫这种大大咧咧(家里进了小偷被偷了钱,只要小偷把现场收拾好了就一年半载都不会发现)的性格,是不会在意到这种相比之下鸡毛蒜皮的小事的。

但是阿绫是只设计尸——作为设计狗这种天天需要熬夜,动不动就通个宵,偶尔还会秃个顶的社会高危易猝死人群来说:宵夜这种虽然会让他们爆肥如猪,但是能慰藉他们午夜的孤独肚腩的存在,简直就是他们活着的希望。

——虽然阿绫不肥,也没秃顶,但是她对夜宵的渴望也不是普通人能比的,特别是她还拥有着普通设计狗罕有的对烹饪的一腔热血。

但是……最近她只要半夜肚子饿了,充满渴望的打开她的冰箱门……里面做好的食物基本上是空空如也,芝麻都不见一颗剩下的。

一两次是这样,她怀疑是自己记错了,直到跟着步骤辛苦做了网红小吃豆乳盒子,兴匆匆放冰箱一口都没吃,去楼上也是设计狗的言和家讨论工作顺便一起亲切地问候暴发户甲方爸爸。

——半夜三更她心情舒畅饥肠辘辘地回来,打算把豆乳盒子带上去,和同病相怜的言和一起享受。一打开冰箱,除了透心凉心飞扬之外,也是毛都没有,连作为材料的戚风蛋糕底都不见了,干净到连豆粉都一点不剩。

傻愣了很久,回忆今天一整天在干嘛之后,她才醒悟过来:哦不是劳资的错觉……日哦!!卧槽劳资撞鬼了吗??

不管是沙拉也好,做好的冷食也好,凉拌也罢……最近只要做了什么能吃的,放冰箱里都会蜜汁消失,简直充满了魔幻的气息。阿绫带着修仙带来的仙气和久经沧桑的黑眼圈,边撸着猫边苦逼的干活顺便和走个神和猫碎碎念。

“天依啊天依,咱家是不是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啊,怎么什么都没有不见,就吃的全没了啊啊啊我快死了啊,没有宵夜做事情全身都累了啊,现在的我已经和行尸走肉没什么区别了啊啊啊”

“还是天依你好养啊!吃得少还那么可爱,主子爱你啊!就算我饿死了都会给你一份吃的啊……巴拉巴拉”

听着阿绫念经一样极具旋律的碎碎念,还带着一时激动硬揪一把灰毛,天依困到顾不上痛,眯着绿色的眼睛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丝毫不理会阿绫的苦逼遭遇。

阿绫摸着摸着猫,忽然发现天依不动了,低头一看,天依已经睡得和猪一样了,毛茸茸圆滚滚的身子上下缓慢起伏。阿绫不由得抽了一下嘴角,虽然吃的不多,但是可能她养的是猪精也说不定。

第二天下午醒来之后,阿绫就把最近冰箱的事情跑去和言和说了,言和一脸严肃的看着她:“乐正,我觉得你需要看看精神科医生了,最近是不是被甲方爸爸逼得有点紧了,你放心,精神病也就是普通生病,我不会和别人说的……”

“都说了不是……咯!!”阿绫觉得自己没被甲方搞死,会先死在这个事件和神经病言和手上。

从言和家回自己家之后,阿绫开始手动搜索起:“家里进贼了怎么办”“中国灵异事件”……看了一段时间,觉得都不是办法啊orz

这个时候电视台报道了一个什么利用ip搜索到一个黑客的家庭地址,警察到达时已人去楼空,剩下几百个摄像头和几百套女装,但据线人情报这是个13岁左右的蓝眼矮个子男性巴拉吧啦……

阿绫向来对这类信息漠不关心,但是却由此灵光一闪:对啊,我可以装摄像头啊!!

说做就做,阿绫立刻出门买了可以连接手机的摄像头装在冰箱对角。
从此阿绫过上了沉迷手机的日子
……
day1相安无事……
day2也一点事都没有……
day3也……
……不是!!有情况了!!

这这这??这?我我我我!我?
阿绫开始怀疑言和说的是对的,反正她要么眼睛有问题,要么就脑子有毛病,她倒退回去几十次,依然不敢相信。

——她看到她家喵天依直立站起来,变的和普通人类差不多的大小体型,身上的毛慢慢缩进皮肤,变成了个头顶着8字辫的灰毛妹子,尾巴和耳朵还在没有消失,灰绒绒的长尾巴还一晃晃的挥动。妹子一丝不挂的踮起脚努力的打开最上层的门,拿出今天早上阿绫冻的三文鱼三文治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发出呼噜噜的幸福声。

???????
什么鬼??????
说好的建国之后不能成精呢??????

阿绫觉得可能是她有问题,就拿去给楼上言和看了,言和看完之后,沉默了很久,说,“乐正啊,不得不说天依的身材很得朕的心意,在古代如果在青楼,怕是被我天天哭着求着嫖的红牌。”

阿绫沉默着一巴掌拍言和头上,并决定把言和自恋拍的腿照放微博上帮她成名,让她上个天和太阳肩并肩。
……
阿绫回到家,看着那一只在幸福的打着呼噜睡觉的天依,内心复杂。她先是把天依拎起来搁在腿上,打开手机存的偷吃罪证,然后把天依揉醒
“天依,你醒醒,天依?”

天依眯着睡眼不满的坐起来,懒懒的看了一眼视频,忽然翠绿色的眼睛睁的老大。

“你看看这是谁啊天依?”乐正绫的事不关己的声音让天依毛都竖起来了。
她打斜坐上了阿绫的膝盖,不一会儿忽然是变成了一丝未缕,长着猫耳朵和长尾巴的样子,一脸委屈吧啦的样子搂上阿绫的脖子。

“阿绫在冰箱上贴了我的照片,那就是我的冰箱了喵,不是吗?”

乐正绫对天依忽然变人形猝不及防,被这么贴着身,呼吸急促了起来,作为学艺术的妹子,思想前卫,何况她本来就喜欢女孩子,天依未着丝缕又贴着她,加上这么委屈到让人心疼的脸,一时半会儿阿绫居然有点摁耐不住自己的欲望。

真不愧是……自己养了这么久的猫桑啊……阿绫居然还出神这么吐槽。

“你……你给我下去……别坐我身上……”乐正绫说话声都有点抖了。

“阿绫是生气了吗?阿绫之前不是心情不好都会摸摸我的吗?既然心情不好,阿绫就摸一摸我吧?这样心情就会好了”天依这个时候还天真烂漫的抓起阿绫的手往自己头上凑。

所以阿绫忍不住了……

“比起摸摸你……我比较想要欺负你”

乐正绫用着暗哑的声音低声靠近天依这么说道,接着,她凑过去吻上了天依的唇。

“天依吃掉了我的宵夜,那我吃掉天依,很公平吧?小猫猫……嗯?……”

从此之后阿绫不仅脱了单,还过上了没羞没臊毫无节制的xing福生活,冰箱上除了猫照,还多了很多灰毛少女和她的合照,除了变的努力挣钱养家,家里每个角落都掉毛(你们懂的),打扫起来有点懊悔之外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我没有开车!没有!!ಠuಠ(丢车钥匙))

评论

热度(10)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慕翎白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