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翎白草

wb@某只吃货叫白草
→兴趣超广,渣画/写/设计狗进化ing
→主中v(主南北组言和),很杂食
→原创里有一群孩子

【南北组】病友(1)

画手不务正业系列,文笔不好请见谅
然后可能是个坑,本佛系随缘更新_(:_」∠)_(被打死)
施主请随缘催更_(:_」∠)_
——————
(1)

那个灰色头发的女孩子已经在隔壁的病床上打嗝打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还在吊着点滴的乐正绫一边听着亲友言和喋喋不休老妈子一样的关爱之言,一边看着花样打嗝的妹子出神。

“……嗝!”
“扑哧!”

看着妹子用枕头闷着自己的脑袋,还是打了一个超大声的嗝之后,乐正绫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

“你还好意思笑”言和听到她笑,气到想打爆他的头“你知不知道你这次差点就挂掉了啊,要不是那天正好我去找你借游戏,你就妥妥的猝死在电脑前面了。”

“是了是了,谢谢了啊,游戏你随便拿呗”阿绫显得有点漫不经心。

言和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是探视时间过去了,护士在催人走了,不得不一步三回头的走,显然还不放心

“我下次再来看你啊,别又不把自己的小命不当回事啊”

“再见嘞这位爷,爷记得下次还来啊”乐正绫学着古代青楼女子的腔调调戏言和。

似乎被气得不清,言和真的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病房里就只剩下她和那个还在打嗝的妹子了。

乐正绫倒了杯温水,拿到那妹子的床边,戳了戳她

……虽然皮肤触感很柔软,但是真冷啊……

“嗯?……嗝”灰毛妹子把头从刚埋的被子里探出来,迅速打了一个嗝,瞬间又缩了回去。
……像蜗牛还是含羞草来着?……有点……可爱?乐正绫被自己内心OS吓了一跳,这还没讲过话就觉得人家可爱了,有点哭笑不得“妹子你嗝着怪辛苦的,喝口水就不嗝啦”
灰毛妹子又把头探出来,头发因为刚才在床上卷来卷去的已经乱七八糟了,她飞快接过乐正绫递给她的纸杯,低声说了一句谢谢,就开始专心致志地喝水,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乐正绫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忽然在她面前猛地拍了一下手掌,妹子受到了惊吓,忽然被水呛到

“咳咳咳咳”
乐正绫轻轻拍着她的背,妹子渐渐不咳了,但是显然生气了
“你!”
“你看现在不打嗝了吧”乐正绫迅速打断了妹子的大招,脸上笑嘻嘻,脸皮很厚
“你看我们也同一个病房很长一段时间了,这病房就我们两个,认识一下也好嘛,我叫乐正绫,你叫啥?”

“洛天依。”洛天依显然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把自己蜷在床头看着乐正绫,像一只警惕的猫

“行吧,那我叫你天依吧”乐正绫迅速的回答,然后笑嘻嘻的一直盯着洛天依

乐正绫盯得洛天依有点不自在了,对于这种比较亲昵的叫法她显然很不习惯,她别过脸很小声的说“……行吧,乐……正绫”

“扑哧,是乐正——绫啦,姓氏乐正叫做绫,要不这样吧,天依就叫我阿绫吧,现在就叫一声好不好?”乐正绫向洛天依凑的很近,显然一副很期待的样子。

“阿……阿绫”真的被乐正绫的自来熟吓到了,天依吓得趴后了一点,迟疑的小小声的叫了一声。

"天依你声音真好听啊……再叫一声嘛"
这一声阿绫叫的乐正绫的心像被猫挠了一样,乐正绫不知道为什么觉着脸上有点烫,还是很不要脸的想让天依再这样叫自己一声
朋友都叫自己阿绫,这个妹子叫自己阿绫,怎么感觉不一样呢?大概是因为这个女孩子声音好听,所以才这么觉得的?
天依撇过头,不去看乐正绫明亮的眼睛,皱起眉头抿着嘴

这个乐正绫怎么回事啊

“乐正绫你回你床上去,我要睡觉了”

“好啊,天依你再叫一声阿绫我就回去”乐正绫笑眯眯的看着撇头的天依浮现脸上有一层薄红

说不定还真不止因为声音好听?这反应也……很有趣嘛

“……阿绫你回你床上吧”好不容易鼓起的气势已经弱了不止半分了

“好好好,天依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得了便宜还卖乖,乐正绫屁颠颠的滚回自己床上去,顺便在天依回头的注视里,对着天依俏皮的wink了一发

作为一个女孩子简直……
厚颜无耻

洛天依似乎找到了形容乐正绫的词汇了。

但是……现在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洛天依觉着刚回自己床的乐正绫安静的有点过分,不像是刚和自己闹得这么欢快的样子,她翻了一下身,看着这个刚认识的厚颜无耻脸上全然没有方才的一丝笑容,甚至有点让人……难过的神情。
“乐……阿绫?”叫了第一个字,忽然想起什么,天依忽然改口。

“……啊啊?天依你叫我啊?”

乐正绫像才反应过来,又冲着天依扬起了她笑到有点夸张的笑脸“干嘛?才认识就想和人家这么亲近啊,人家不答应啊~!”

天依有点无言以对……大概是她看错了。

“阿……阿绫,你刚才……是不是有点难过啊?”不管怎么样还是先关心一下,舒缓一下自己的尴尬吧,天依这么想着。

“啊!怎么会嘛!”

阿绫愣了一下,像被针刺了一下一样,瞬间反条件回答道,又觉得似乎没啥说服力,又笑嘻嘻的说”还是天依姑娘觉得寂寞,想邀请我一起睡啊?都是女孩子,奴家不介意的嘛!“
说着,乐正绫居然觉得自己的脸又有点发烫。

还真的……以前没少扯言和裙子的厚颜无耻绫,居然因为说想和天依一起睡少有的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你……你还是在你自己病床抱着枕头睡吧!”脸皮极薄的天依感觉自己今天被这个刚认识的病友搅得心力交瘁,脸都快烧起来,把脑袋埋进被子里,似乎要把脸上得热度都捂到被子都烧起来了

可是,为什么觉得还是不对劲呢?

洛天依还是隐约感到不对,可是又思寻不着不对的地方,便任由这一点不安在脑内不断徘徊了。

评论

热度(5)